> 新聞中心   > 國內 > 正文

勇往直前

核心提示: 他們默默無聞,風雨無阻,日夜在武漢大街小巷穿行。他們為居家群眾運送基本生活用品和防護物資,為醫護人員送去急需的醫療物資。他們,是這座城市的快遞員,是騎行的勇者。

他們默默無聞,風雨無阻,日夜在武漢大街小巷穿行。他們為居家群眾運送基本生活用品和防護物資,為醫護人員送去急需的醫療物資。他們,是這座城市的快遞員,是騎行的勇者。

馮勝明:

讓醫療隊吃口熱乎飯

2月13日上午,接到1000盒巧克力的購買訂單,馮勝明發愁了:“前段時間,店里的巧克力已基本賣完了,一時之間到哪兒去湊那么多?”

得知購買這批巧克力的是上海支援武漢的醫療隊,馮勝明決定把任務接下來,“醫療隊員們經常忙得顧不上吃飯,巧克力能讓他們方便地補充能量”。帶著同事兵分三路找貨源,制訂調撥計劃,忙到晚上9點多,馮勝明終于將巧克力買齊了,分別送去上海醫療隊入住的8家賓館。送完后,已經接近凌晨。

馮勝明是蘇寧家樂福華中區域防損負責人,疫情發生后,義務擔當起了上海醫療隊的物資配送員。為醫療隊協調運輸物資占據了馮勝明大部分時間,為及時配送緊急物資,他和另外兩名同事隨時待命。

目前,他要為31支醫療隊3000多人提供日常物資保障配送,這些醫療隊住在漢口、漢陽、武昌三鎮30多個不同的賓館,馮勝明和他的團隊每天都要忙到凌晨一兩點才能休息。

馮勝明和每個醫療隊都建立了一個物資供給群,每天早上醫療隊的負責人會把當日所需物資清單發到群里。馮勝明確認匯總后,和各個門店店長逐一溝通,調配物資,發往醫療隊駐地。“他們從全國各地來武漢為我們戰斗,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保證他們的物資需求,讓醫療隊吃口熱乎飯,睡個安穩覺。”馮勝明說,對于醫療隊提出的需求,他都想方設法滿足。

胡博:

雖然很累,但也很感動

上午9點出單,下午6點配送完畢。最近一個多月,胡博每天都像在打仗。

他是盒馬鮮生武漢果嶺公園店配送組長,“現在快遞小哥人手緊張,根本忙不過來,所以我們也送貨上門,尤其是一些重量大、不好搬的貨物。”胡博說。在他自己私家車的后備箱里,堆滿了米、油和蘿卜、大白菜等物資。

今年春節,胡博原本就計劃留守武漢,但沒想到遭遇了突如其來的疫情。春節前,家人從河南南陽來漢團聚;聽說疫情嚴重性后,他們又趕回了老家。

“工作可以再找,要不你辭職吧。”家人勸說胡博,但他始終選擇堅守。離漢通道關閉后的一兩天,門店每位快遞小哥的配送量都在100多單,“有的一個單子,就要送兩三趟,還是水、牛奶這種很沉的東西。”從臘月二十九到正月初二,沒日沒夜干了幾天,胡博的腳上磨出了血泡。

除夕夜,胡博胡亂吃了幾口飯就睡了,“太累了,也不覺得餓。”有一次,胡博送貨的時候,發現客戶一家人都在樓下等著。“她非要塞個紅包給我,我不收,她眼淚都掉下來了。”回到公司,胡博把紅包上交給了公司,公司又當作獎金發給了他。

“有時候上門,會有人給我們牛奶,還有送板藍根的。”胡博說,雖然這是他分內工作,不求客戶感謝、獎勵,但覺得心里熱乎乎的,“忙完一天回到家,雖然很累,但也很感動”。

汪勇: 

志愿者越來越多,跑壞了三臺車

“上不了一線,只能盡我所能讓戰斗在一線的醫護人員別倒下。”成長在武漢的汪勇,是順豐的80后快遞小哥。1月24日晚10點,突然刷到一名來自武漢金銀潭醫院護士的朋友圈,急求下夜班回家的車。汪勇便瞞著家人接了單,第二天早上6點鐘準時到達醫院等候。

加班加點是一線醫護人員的常態,汪勇深知寶貴的休息對他們有多重要。“醫護人員能救人命??!用我的休息時間換他們的休息時間,怎么算我都是賺的。”

意識到“一個人就算再拼命,力量也終究有限”后,汪勇開始從“快遞員”變為“組局人”,招募更多志愿者一起接送醫護人員。“最開始好多人在觀望,但只要有人伸出援手,就會不停有人加入。”如今,每天都有20多個人輪流跟他,從接送醫護人員到為倒夜班的醫護人員提供盒飯,從為醫護人員送保暖羽絨衣到給過生日的醫療隊員送蛋糕,“志愿者越來越多,跑壞了三臺車。”

最近,汪勇又在張羅著為一些定點醫院運送醫用物資。“我們努力組建一張供應網,通過掌握到的捐贈渠道,將一部分物資分發到供給一時不足的醫院,減少庫存積壓,提高利用效率。”汪勇直言,“我只想盡自己所能為醫護人員穿上盔甲。”

錢冉昊: 

配送金銀潭醫院,使命必達

45歲的錢冉昊,是京東物流武漢將軍營業部站長。今年春節,他主動給自己排上了過年值班。受疫情影響,站點不少回老家過年的快遞員無法正常返崗,其中就有分包配送金銀潭醫院的快遞員。金銀潭醫院是新冠肺炎救治定點醫院,錢冉昊決定自己去送貨。同時,作為站長,他還要負責整個站點的穩定運營。

給金銀潭醫院送了一個月包裹,他發現,單量最多的并不是醫生護士網購的東西,而是來自各地的愛心人士、愛心組織捐贈的物資。“有口罩、消毒液、方便面、牛奶等各種各樣的物資。”這些愛心訂單,少的時候一天能有五六十件,多的時候有一兩百件。

“收件人大多都是‘盲投’,也就是沒有寫明具體的收件人,只讓我們轉交給醫護人員。”有些訂單由于收件人電話號碼是空號,錢冉昊只得打給寄件人,寄件人會說:“幫我轉交給需要的人就行,你們快遞小哥也辛苦了,你們也留一點吧。”

“醫護人員比我更需要口罩、防護服、護目鏡、手套這些防護物資,而且公司也給站點配發了充足的防護用品。”錢冉昊將包裹全送給了醫院。

“我覺得做什么工作就要對得起自己的崗位,就像醫生護士要治病救人,我們做快遞員就要‘使命必達’。市民網購的這些防護用品、生活物資都等著用,總得有人送。”錢冉昊說。

(本報記者申少鐵、程遠州、付文、韓鑫、鮮敢)

    法律聲明:新疆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傳遞更多信息、服務大眾,并不代表新疆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務必在相關作品發表之日起30日內進行,我們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。[詳細]
責任編輯:田衛軍
0
 熱評話題
點此進入胡楊林社區發表評論
股票涨跌是以什么为标准